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寫出你的觀點,論出我的焦點

主題: 滑縣此人護衛有功,皇帝三頒圣旨嘉獎!

  • 滑縣事兒
樓主回復
機構、單位認證機構、單位認證
  • 閱讀:11834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11/19 8:22:56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滑縣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  在鶴壁市淇濱區鉅橋鎮鉅橋村的張玉林家有一件傳家寶——清嘉慶二十五年(公元1820年)的一道圣旨,那是張家先祖在滑縣護衛有功得到的三道圣旨之一。

加封先祖的一道圣旨


  “這道圣旨以前由我弟弟保管,就被放在鉅橋村老房子的房梁上,保存得不太好。”張玉林說,“我覺得這是傳家寶,得好好保存,就從弟弟家把圣旨拿了回來。”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  張玉林接連打開了四五層包裹物,又拿出樟腦丸,才見到了圣旨。這道圣旨長約1.7米,材質似絹。因年代久遠且未被妥善保存,圣旨已褪色,頂端和底端有不同程度的破損。圣旨左側的滿文部分字跡模糊,玉璽印記幾乎不可辨識,好在圣旨右側的漢字部分字跡比較清晰,不影響閱讀。
  通讀圣旨漢字部分得知,這是一道加封張家先祖張桂父母的圣旨。圣旨上寫明,封張桂的父親為“武信騎尉”,封張桂的兩位母親為“孺人”。資料記載,“武信騎尉”是七品武官,虛職;“孺人”為七品官母親、妻子的封號。
  張玉林說,張桂是清嘉慶年間滑縣軍營的把總,“把總是清代的武職外官,是正七品,相當于現在的正縣級官員”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護衛有功得三道圣旨


  關于這份圣旨的來歷,張玉林曾聽家族的老人講過。
  清嘉慶二十年(公元1815年)前后,嘉慶皇帝的一位妃子省親路過滑縣因過河需要人護衛,就通知了滑縣軍營的把總張桂。張玉林說,張桂非常重視,自己帶兵護衛那位妃子過河,然而意外還是發生了。
  “當時的人出行要么騎馬,要么坐轎,過河的時候轎子和馬都要上船。那位妃子乘坐的船行至河中央時,一匹馬突然驚了。”張玉林說,張桂拼死攔下那匹馬,讓船恢復了平穩,安全護送妃子過了河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  雖說護送妃子過河有驚無險,但張桂很自責,送走省親的妃子后就病了。“那位妃子回京后向嘉慶皇帝匯報了省親的事,表揚了張桂,并沒有說在船上遇到的驚險一幕。”張玉林說,“嘉慶皇帝給臥床養病近一年的張桂發了第一道圣旨,說滑縣軍營事務繁忙,讓張桂回去。”
  張桂誤讀為嘉慶皇帝怪罪他沒有整頓好軍務,病情加重了。“嘉慶皇帝知道后發了第二道圣旨,講明自己不是追究張桂的責任,而是軍營的確需要他。”張桂接到第二道圣旨后雖然松了口氣,但病情仍沒有好轉。了解情況之后,嘉慶皇帝又發了一道加封張桂父母的圣旨,也就是現在保存在張玉林家的圣旨。張玉林說:“嘉慶皇帝可能是希望用這道圣旨安慰張桂,讓張桂盡早康復并回去工作。”
  可惜的是,由于病情較重,張桂在接到第三道圣旨后不久就去世了。

前兩道圣旨已丟失


  張桂在世的時候,張家算是滑縣的大戶;張桂去世之后,張家就衰落了。“張桂的兒子不成器,沒幾年就把家里的積蓄敗光了。”張玉林說,“因家道中落,張桂的一部分后人被迫遷到了鉅橋鎮鉅橋村,一部分留在了滑縣。”
  據張玉林回憶,20世紀三四十年代,他家還保存著第二、第三道圣旨;第一道圣旨很久之前就弄丟了,丟失原因不明。“第二道圣旨是在20世紀50年代丟的。”張玉林說,“當時老百姓迷信,說圣旨能治小孩兒受到驚嚇、肚子疼之類的病,很多親戚來我家借圣旨‘治病’。后來,圣旨被借來借去的,不知怎么就丟了。”
  令人意外的是,張玉林在30多年前偶遇了弄丟的那第二道圣旨。“當時我還在上學,有一次去浚縣博物館參觀,里面有一道圣旨就是我們家丟失的第二道圣旨。”張玉林說,但他并不清楚那道圣旨是如何被浚縣博物館收藏的,“浚縣博物館比我們保存得好多了”。
  張家僅存的一道圣旨如今被張玉林小心翼翼地保存著。張玉林說:“我希望張家的后人看到這道圣旨的時候不僅能想起先祖的榮耀,也能汲取先祖后人的教訓,勤儉持家。”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關注同城熱點 獲取最新資訊 點擊查看更多本地熱點話題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""
另六合无绝对